芳这时候正是如此想着呢在后面观战的孙策和刘

作者: admin 分类: 香港王中王论坛资料娱乐 发布时间: 2019-02-28 18:34
轻易,就两日就破了己方守御的城池,呵呵,白日做梦!己方凉州军是吃素的吗,是,抵挡不住人家那么多大军人马,可守住几日,那却是没有什么问题的,不是吗。
 
    此时就听糜芳在安6城头上对着己方士卒大喊着:“弟兄们,不要让孙刘联军攻上城头,给我挡住!”
 
    “杀!”
 
    ……
 
   
 
    而城下还在带领着己方士卒攻城的董袭和周仓两人一听糜芳所喊,两人都是不屑地撇了撇嘴,两人都在心说,不止是你糜子方,不止是你凉州军能喊,咱们也是一样儿。
 
    所以两人此时也是不甘示弱,分别对己方士卒喊了几句,效果确实是立竿见影。本来就是吗,要是主将的话都没用了,那还叫主将作甚啊,真的。有主将和没有主将一个样儿,那么多那么一个人,有什么大用了。
 
    城头上的糜芳一听,心中不屑地想着,哪怕你们孙刘联军的士卒士气提升了,那也一样儿是没用。至少今日,你们是一样儿要在我这安6城下折戟的,哈哈哈哈!
 
    要说糜芳此时确实是有些得意忘形了,结果心里想着高兴,哈哈声是直接就乐出来了。
 
    城头的凉州军士卒听到自己将军的笑声,看到自己将军笑,他们是一头雾水的。心说有什么好事儿吗,敌军可还没鸣金,也没给他们打退,没撤退呢,自己将军怎么就笑出来了。
 
    而糜芳笑出声后,他就一下反应过来了,自己是有些失态,所以马上便止住了笑声。(未完待续。。)
 
 
第二十二章 联军再战安陆城(续)
 
    ps:青萝小妹安息~下辈子不做写手了好不好
 
    糜芳心里也清楚,自己这么一笑出声来,对城头的凉州军士卒,确实是有些影响的。<-》
 
    反正是好的少,坏的多了,所以正在不少士卒都在一头雾水的时候,糜芳是赶紧止住了笑声,并且是对士卒再次大喊,让己方士卒全力守城,别想那些没有什么用的东西。
 
    而不少凉州军士卒听了自己将军的话后,wunài撇了撇嘴,他们此时却都心说,不是咱们想没有用的,倒是将军你,应该说是你在想什么没有用的吧。不过他们可不敢说这话,并且zhègè时候可是抵挡着孙刘联军激烈地进攻呢,确实,也是和自己将军所说差不多,别想那么多没用的了。
 
    虽说董袭和周仓以为,自己带着己方的士卒,也是尽了力了。不过即便如此,他们也依旧是没有能登上安陆城头。至少两人就在要登上城头的时候,却是被城头的凉州军给wunài逼退了,这也真是让两人都没有什么脾气了――
 
    糜芳此时心说,怎么样儿,你董袭和周仓,还是登不上自己这安陆城吧!
 
    别管什么时候己方抵挡不住,至少肯定不会是今日jiushi了。看着如今zhègè情况,孙刘联军这第二日第二次进攻。没有占到什么便宜,就要jiéshu了,草草收场。
 
    果然。糜芳这时候正是如此想着呢,在后面观战的孙策和刘备两人,孙策也没和刘备说什么,也没有给他什么眼神,就直接对士卒说道:“鸣金,收兵!”
 
    “诺!”
 
    对此,刘备也只不过是看了孙策一眼。他可是什么都没说。或者说他还能说什么,不过心里却也是腹诽了两句,要说之前他孙伯符还知道问问自己呢。或者和自己对视一眼,让自己也知道一下,他是要让士卒鸣金了。
 
    可是如今倒好,他孙伯符直接就自己做了主了。什么也别说了。谁让自己是人微言轻呢!――
 
    听到了孙刘联军阵后鸣金的声音,再看到了董袭和周仓两人带着己方士卒撤退了,糜芳对着退却的孙刘联军微微一笑,喃喃自语地道:“如何,今日你们确实是破不了安陆城了!”
 
    孙策和刘备带兵退却,当然不是撤退回营,不过是给曹操的兖州军腾地方而已。
 
    孙策此时对曹操一笑,说道:“接下来。便看曹司空的了!”
 
    曹操笑道:“联军biǎoxiàn不错,操认为我军却是要不如啊!”
 
    孙策只是一笑。而没再多说什么。虽说他也知道,曹操这可绝对不是什么真心话,反而是有些调侃讽刺的以为在里。不过说实话,zhègè时候他也确实是不zhunbèi和曹操再多说什么了,说两句也就差不多了,其他的,hēhē,算什么呢。
 
    对孙策他来说,兖州军biǎoxiàn得比己方两军好,那当然是更好,自己和刘备,不都希望他曹孟德出力吗――
 
    至于说要真是biǎoxiàn得不如己方,如果是诚心的,那自己和刘备就有话说了。反正他曹孟德确实不是一般人,可自己和刘玄德,难道jiushi二般人不成?
 
    这谁也别把谁当成傻子,还是那话,都是狼何必装羊,都是水何必装纯啊。自己就不相信了,要是己方两军biǎoxiàn得不好,guyi不出力的话,他曹孟德就能忍了?能干吗?
 
    孙策没再多说,和刘备跟曹操就这么错开了。不过刘备却是对曹操说了一句,“祝曹司空能马到成功,旗开得胜!”
 
    昨日终究只是试探性进攻,而今日才是真正意义上的攻城战,所以刘备这话,其实也并不算太突兀。但是听在曹操的耳中,这绝对是讽刺啊,讽刺自己讽刺兖州军。不过曹操是忍住了,对刘备还是一笑,说道:“承玄德吉言,我军自然尽力而为!”――
 
    别看曹操是能暂时忍住,不过他手下的人,那可不是谁都能忍住。
 
    就说许褚吧,他在听了刘备的话后,是直接就冷哼了一声,“哼!”说实话,要不是因为这么多人在这儿,许褚估计都能直接开口骂娘。不过因为估计到自己主公和众人的面子,许褚他才没发作,不过还是哼了一声,表达出了自己的不满。
 
    对此,曹操是没说什么,只是对众人说道:“各位,咱们走,会一会糜子方,会一会凉州军!”
 
    说着,便带着己方众人奔向了安陆城。许褚也只是冷哼了一声,没有再说别的,毕竟他也知道,如今的刘备,是今非昔比了,可以说是己方的盟友,一点儿面子,肯定还是要给他的。如果说不给他面子,其实就和不给自己主公面子一样儿――
 
    在安陆城头的糜芳,看到了曹操带着兖州军来到了安陆城下。
 
    随着曹操的一声令下,于禁便带着己方的士卒攻向了安陆城。糜芳看着他们心说,来得好。不过你们一样儿是和孙刘联军一样儿,今日都是要折戟在此的,hēhē。不服就来看看吧。
 
    于禁带着己方兖州士卒架着云梯车攻向了安陆城,安陆城头糜芳这边儿自然也是不敢示弱,直接是摆开架势,开始迎敌。对他来说,抵挡住今日兖州军的进攻,今日就算是又守住城池了。对糜芳来说,这些都是不在话下的。
 
    他和于禁都是对着己方的士卒喊了好几嗓子。让己方士卒的士气振奋,对敌的士气高涨。不过虽说士气倒是够了,可攻城守城。这么一相比较的话,优势劣势,慢慢也就已经是凸显出来了――
 
    还是,兖州军虽说是战力比孙刘联军士卒强。zhègè没错。可他们却是没有人家的人马多啊,所以zhègèjiushi劣势了。
 
    于禁此时心说,之前董袭和周仓,是没有登上安陆城。可自己呢,今日是一定要登上城头,就算是不为了别的,为了主公的面子,自己也得拼这么一回了。
 
    之前刘备对曹操的冷嘲热讽。和曹操距离很近的于禁,他当然是听得一清二楚了。说实话。他虽说不似许褚那样儿,直接就把自己的不满给biǎoxiàn出来,但是他于禁也一样儿是刘备不满得很。怎么说刘备和兖州军的恩怨,确实是解不开,而且也真是,你死我亡的地步了。
 
    之前为了己方的退路,是不得已和他们结盟,那是没与bànfǎ了。而兖州军众将,那可以说确实是都记得zhègè耻辱呢,所以必然是要找机会给找回来,要不对不起自己主公,对不起己方士卒,更是对比起自己啊――
 
    不过虽说于禁的想法,确实是挺好,但是shiji呢,他其实自己心里也清楚,今日要想登上城头,却真是难比登天啊。
 
    那董袭和周仓本事怎么样,可以说于禁清楚,绝对不会低于自己,比起自己来,就说带兵攻城吧,确实是只高不低啊。可即便如此,今日怎么样儿了,还不一样儿是折戟在了安陆成了,而最后是wunài带兵撤退了吗。
 
    所以对此,哪怕于禁的想法确实是要在今日登上城头,可是他也知道,zhègè真是难,很难,非常难。但是自己却不会因为如此,就不去尽力,不努力,反而还得拼才行。
 
    看着奋勇向前,不住攀登着云梯的于禁,糜芳此时心说了,你于禁就算是想上来,可却也绝对不是那么容易的。至少今日,你是想也别想了!
 
    这可绝不是糜芳小看于禁,而是他对己方士卒有那个信心,所以自然是如此认为――
 
    而最后的结果很明显了,于禁就和董袭还有周仓一样儿,也是没有在今日登上安陆城头。
 
    毕竟糜芳是没有多大的本事,zhègè没错,可安陆城头的凉州军士卒,那是吃素的吗?所以……结果其实还不是不能预料到的,可以说是没有出乎众人所料jiushi了。
 
    曹操对士卒吩咐道:“鸣金吧!”
 
    “诺!”

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,请随意打赏。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!

标签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