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己的目的已经算是达到了而自己呢也确实是没

作者: admin 分类: 香港王中王论坛资料网址 发布时间: 2019-02-28 18:44
  不过曹操也不可能示弱,所以是反唇相讥,说道:“哈哈哈!那是自然,贵军不能破了西陵城,却并不代表我军一样儿不可!孙将军,玄德,可别忘了咱们之前说的!”
 
    孙策一笑,“自然,策倒是很想看看曹司空高招如何,相必定是要比我军更加厉害才是!”
 
    曹操没再多说,直接是带兵往前走了,对他来说,此时说得再多,其实也没用。如果真是要让孙策和刘备两人是心服口服,那么必然就是,只要己方今日就破了西陵城,那么就一切都有什么说的,他孙伯符自然就会闭嘴了。到时候,他还能说什么呢。
 
   
 
    刘备是自始自终也没有说什么,毕竟他没看到孙策让他说话,而且孙策是讽刺曹操呢,虽说刘备也想讽刺曹操两句,不过看如今这个场合,他知道,自己却是不能多说啊。
 
    等曹操和孙策刘备他们距离远了之后,孙策对刘备一笑,“玄德公以为,曹孟德能赌赢否?”
 
    都这个时候了,就算是认为曹操能赢,刘备都不会说他能赢,更何况他根本就不那么认为呢;
 
    所以他此时对孙策说道:“此次定然是孙将军胜利,曹孟德却是不会赌赢!”
 
    孙策笑了,然后是满意地点了点头,既然连刘备都是如此认为了,那么曹操是必败,而自己则是必胜啊。自己可以不在乎一个西陵城,不过一个郡的治所而已,一个县城罢了,哪怕自己江东军一方,确实是势力不如人家曹孟德兖州军,不过却也不会那么在意一个县不是。
 
    可相比之下,这个面子却是绝对不能丢的。更何况还有刘备在呢不是吗。要说自己都赌赢不了他曹孟德,那他刘玄德在背后,还不一定是如何笑话自己呢。
 
   
 
    表面上他刘玄德自然是不会说什么,也一样儿是不会表露出来什么,这个是必然。
 
    可背后呢,自己看不见的时候,看不见的地方,他刘玄德要是不笑话自己的话,那才怪了。明着不能来,可在心里,他却绝对会是如此想法,这个不会错的。
 
    而孙策一想到一直被自己所压着的人,却是有机会嘲笑自己,他就不能接受。更何况嘲笑他的人,还不止一个,肯定是少不了他曹孟德一个啊,不是吗。
 
    所以在孙策的眼里看来,赌约的输赢,最重要的自然不是城池的得失,而就是面子的问题。说实话,哪怕是他丢了几个县,他都不觉得有自己的面子来得重要。更何况是在曹操和刘备的面前呢,还是那句话。面子就显得更为重要了,不是吗。
 
    听到刘备说自己赌约会赢后,孙策对他说道:“承玄德公吉言,此次赌约策有信心必胜!”
 
    刘备是笑着点了点头。不过心说。估计曹孟德他也是如此想法啊。
 
   
 
    轮到曹操的兖州军开始展开对西陵的强攻了,说实话。曹操他也没那么大信心,就这么一次攻城就能拿下西陵,只是他是另有打算而已,所以他才有了和孙策与刘备的那么个赌约。
 
    至于说最后的结果。所谓是“谋事在人,成事在天”啊,虽说曹操确实是有信心不假,可真要说十成的把握,那他肯定也没有,所以只能说是尽力尽力吧。
 
    早在和孙策还有刘备他们立完赌约后,曹操就已经和自己的一干属下商议了一次。今日攻城的事儿,虽说还是强攻,不过和以往第一次试探性进攻都不一样儿,这次可是真真正正去全力攻城。是不遗余力的才行。
 
    说到和孙策还有刘备的赌约,曹操兖州军一方的将领,说实话,也是有信心。当然他们也一样儿,不是说白天攻城一次就一定能拿下城池。只是听了自己主公的想法后,他们都是觉得事有可为,所以真就是有可能成功啊。
 
   
 
    于禁知道自己身上是责任重大,可不是吗,之前攻城,虽说也是感到压力责任都不小,可却还是没有今日来得更大;
 
    不过正当他如此想着的时候,就听自己主公说话了,“文则,不必担忧,此次进攻,尽力就越好,你知道,我军却是还有后手!”
 
    于禁闻言点头,“主公还请放心就是,属下定当竭尽全力,不会让主公失望!”
 
    曹操点头,于禁都已经如此说了,自己的目的已经算是达到了。而自己呢,也确实是没有指望着这么一次就破了西陵。要说西陵城真就那么容易,一次就被己方所攻破了的话,那自己也真是太高看了凉州军吧,不会这事儿可能发生吗,不出意外的情况下,是绝对不可能的,所以……
 
    曹操倚天剑一出,然后对于禁说道:“全军,攻城!”
 
    “诺!”
 
   
 
    于禁是带着己方士卒对西陵展开了进攻,而城头的廖化呢,在他看来,之前自己能打退了董袭和周仓两人所带领的孙刘联军,此时自然是一样儿能打退你于禁所带领的兖州军,这有什么的呢。
 
    所以他对城头的己方士卒大喊道:“弟兄们,拿出之前的状态来,敌军又一次上来了,让他们看看,我们不是好惹的!”
 
    敌军是再次来袭,不过却是换了人了,之前是孙刘联军的士卒,而如今却是换成了兖州军。
 
    说实话,廖化他哪知道曹操和孙策的赌约啊,是半点儿都不知道。所以看到此时兖州军全力攻城,还让他有些摸不到头脑。真是,人家孙刘联军不过只是试探,可为何兖州军却是全力攻城了呢,这个他确实是不知道。不过就算是他知道,也还不是和如今一样儿吗。所以知道不知道,并不影响廖化守城,只是他所要面对的,那可真是……
 
   
 
    必须要承认的是,在如此压力,感到身上责任是无比重大,这种情况之下,于禁确实是尽力了,而且也同样儿是感染了己方的士卒,和他们全力进攻着西陵城。
 
    廖化心说,这他娘的兖州军是吃错药了,还是说没吃药?这怎么第一次就像疯了似的,难道就不怕以后是后劲儿不足,然后对全军不利?怎么会这样儿,到底是什么原因,让他们如此?廖化是一点儿都不知道怎么了,不过虽说他是猜想了几种可能,却是一种可能都没沾边儿啊。
 
    他知道,真要是如此下去的话,虽说第一日还不至于丢了城池,可己方也真是危险了。这样儿下去的话,不过就是两三日的事儿,不过超过第四日。别看廖化是没有多少守城经验,可这么多年了,算是耳濡目染,也确实是看到听到了很多很多,所以就差那么个实践了。至于说理论上的东西,他还是掌握了不少的。
 
   ;
 
 
第二十八章 联合进攻西陵城(续)
 
    虽说确实是不知道兖州军的具体情况,可却并不代表廖化就不去想什么。<-》
 
    可是他也清楚,自己想什么都没有大用,而自己所能做的,就只是严防死守,不让敌军是有机可乘,那就比什么都强,不是吗。
 
    于禁带领兖州军士卒,依旧是没能给兖州军带来什么大威胁。而在后观战的曹操,此时是眉头紧锁,至于再往后的孙策和刘备,虽说是面无表情的样儿,可心里却是万分gāoxing。两人此时心里都说着,看吧,怎么样儿曹孟德,你兖州军一样儿是不行啊。
 
    不过虽说心里是如此想法,可是在表面上,两人却是半点儿都没有表露出来。虽说他们也知道,曹操zhègè时候根本就不会注意到两人,而且因为wèizhi的原因,他根本也看不清两人如何。但孙策和刘备也都清楚,zhègè时候确确实实是不好让曹操看到两人如何,就面无表情,那是最好不过的了,其他的,都别有才好――
 
    孙策此时心说,看看,你曹孟德兖州军是一日攻破不了西陵,看看赌约输了,你还有何话说。
 
    至于刘备呢,他心里则想着,曹孟德,你这赌约却是要输了,到时候你也许不会biǎoxiàn出如何如何,不过心里还会gāoxing,好受吗?hēhē呵。真是大快人心啊,hāhā哈。
 
    刘备因为在和曹操的争斗中,基本就从来没有占到过什么便宜。所以他心里是比孙策还要那什么。也jiushi说,他是更希望看到曹操出丑,看到曹操赌约输给孙策的。确实,他心里是比孙策更为看重zhègè,毕竟人很多都是如此,越缺少什么,他当然就会越想要什么。至少刘备是没能免俗。
 
    而此时孙策则对刘备说道:“玄德公,看来咱们的赌约,hēhē。应该是我方胜了!”
 
    刘备闻言,是赶忙谦虚地说道:“不到最后一刻,却是不能早下结论啊!”
 
    孙策一听,不过jiushi笑了笑。然后没再多说。刘备是个什么意思。他还能不知道了,不过他jiushi没多说罢了――
 
    曹操他也确实是没去看孙策刘备他们,而他也确实是不想去注意他们如何。
 
    因为此时在曹操的想法中,一切都是按照他预料的方向去发展的。他也确确实实没有认为,己方这么一战,就能拿下了西陵城。至少从他兖州军和凉州军之前对战几次来看,他可绝对没有认为凉州军是如何废柴,这是绝对没有的。
 
    所以曹操他确实是另有dǎsuàn。不过是没有和孙策还有刘备说而已。但是他也知道,这时候自己是没有和他们说什么。不过早晚自己都是要说的,而到了那个时候,他们两人就明白自己的用意所在了。
 
    没多久,曹操便命己方士卒鸣金收兵了,“鸣金!”
 
    “诺!”――
 
    听到了兖州军鸣金,孙策和刘备是对视了一眼,相视一笑。
 
    等于禁带兵撤回之后,他对着自己主公一拱手,说道:“主公,属下未能完成任务!”
 

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,请随意打赏。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!

标签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