要是自己一干属下一看廖化已经是有所改变了可

作者: admin 分类: 香港王中王论坛资料登陆 发布时间: 2019-02-28 18:40
   不管怎么说,刘琦那些人马,那可绝对是一大助力。尤其是对于刘备这样儿。没有多少实力,没有多少人马的诸侯来说,哪怕就是几千人,也算是不小的肉了。不是吗。
 
    至少他们都知道,在刘备的想法中,绝对是这么回事儿就是了。
 
    兖州军和孙刘联军在自己主公的命令下,是在西陵城外安下了大营。如今他们也确实是士气高涨,不管怎么说,那也都是夺取了江夏的两个县城,而且还是让敌人是“望风而逃”。虽说也坚守了几日,不过他们就是如此认为,是凉州军最后望风而逃了。
 
    所以连天下战力最为强悍,公认最强的士卒,都不是己方的对手,那么还有什么困难,什么敌人,是己方不能克服,是己方不能大败的呢。
 
    这个也不能就说是自信心膨胀,而是说,经过了这么两场攻城战,因为胜利,也确实是让兖州军士卒和孙刘联军的士卒有些飘飘然了,毕竟他们也都不是圣人,所以怎么可能不会去骄傲,不会去……
 
   
 
    而对于这些东西,可以说曹操、孙策还有刘备他们,多多少少,都是知道一些的。
 
    可是即便如此,他们对此也确实是没有什么好办法。为什么这么说呢,所谓是“不吃一堑,不长一智”,其实就是这么个道理。如果己方一直都是顺风顺水,比如说在江夏的战事,要是一直都是如此的话,那么无论几人是怎么去说,他们都知道,根本就没有什么大用。
 
    因为己方一直胜利,你说那些话,哪怕你是主公,可士卒也一样儿是不爱听。几人都当了那么多年的主公了,都是上位者,还不懂得这些吗。
 
    所以要真想让他们改变的话,几人心里也不是不清楚,那就只能是让己方吃亏,还不能是太小的亏。到了那个时候,就算是自己几人不说什么,很多士卒也知道去反省自己了,毕竟事实摆在眼前,你还有什么说的呢。
 
    而且人都是有思想的,不可能什么都不去想不是,所以几人也知道,自己一方都是需要机会的,那才能是去进步。
 
   
 
    西陵城守将是廖化,也是最后马超派来的。
 
    说实话,都已经这么多年了,廖化确实是已经从心里接受这个主公了,这个没错。
 
    至于说马超呢,也不是一直都那么小气,或者说记得那么深的人。所谓是人敬我一尺,我敬人一丈,虽说廖化是自己的手下没错,可是已经是改变了当初的那样儿,那么既然是变成了自己想要的这样儿,那么他也当然不会就一直那么放着其人不用。所以马超也知道,能用其人的时候,还是去用吧。
 
    要不肯定会让有人心中认为,自己这个当主公的,是不是太过小气了呢,这个的话,那肯定是要不得的啊。
 
    对于自己的一干属下,也包括廖化,对马超来说,最要不得的,就是被属下误会误解,然后产生异心,或者是其他的想法。
 
   
 
    确实,可以说就是如此,哪怕马超也认为,自己的那些属下,可以说基本每个都很忠心。
 
    不过这事儿,也不过是表面的吧,至少他们真正的想法都如何,也不是说马超能知道了解的。
 
    就拿廖化这个事儿来说,不管是投靠自己多久的将领,基本多多少少都知道一些他和自己当初的事儿。那么自己怎么对待如今的廖化,这个就不得不说,绝对不是什么小事儿。
 
    如果说廖化依旧是不服自己,不想给自己当属下,不承认自己这个主公,那么自己不说是不重用他,就算是杀了他,估计自己属下也不会有太多的怨言。但是如今的情况是什么,是人家已经是认识到了自己曾经不太对的地方,所以已经不是从前那个样儿了,那么自己这个当主公的,要是再和从前一样儿对待人家,那就是不应该了。
 
    至少让人一看,自己这个当主公的,那做得就不太好,这就难免让人产生出什么想法。
 
   
 
    怎么说呢,要是自己一干属下一看,廖化已经是有所改变了,可自己这个主公呢,却是还是和从前一样儿,那么对待他。表儿面上,他们也许是不会说什么,不过心中难免就会有什么芥蒂,这个可绝对不是没可能发生的,反正是很有可能发生的。
 
    有的人应该是不会没有什么想法,但是却并不代表所有人不是。所以马超知道,自己是不能不去防患这个,并且尤其是对廖化来说,自己如果真就不用他的话,对他来说,也确实是不这么公平。
 
    是,廖化确实是没有什么大本事,这个自己清楚,而且其他人也一样儿清楚。可这个并不能成为自己不用他的原因,至少就算不去重用其人,可在有些地方用他,也并不是说不可以吧。
 
    更何况,本来自己凉州军,如今也是家大业大,是需要个样儿的人才,不管你有多大本事,只要是忠诚,就能被自己所用。
 
   
 
    还有一更
 
 
第二十六章 联军众兵发西陵(完)
 
    并且廖化是没有大本事,这个不错,可他却有一个要超过几乎所有人的特点,也算是优点。那就是其人太能活了,这个没错吧,公认的啊。所以马超也不得不承认,没准到了自己的孙子辈,这位可能还在世呢。
 
    别说别的,就说到了自己儿子辈儿,这位还能被用,那就是个人才。不管怎么说,资历越老,在军中,可以说好处就越大,反正是利大于弊的,这个必然。
 
    并且马超也是有所顾虑,他顾虑什么呢,就是因为廖化他如今已经改变了,那么自己要是再像从前一样儿那么去对待他的话,他肯定是要不满的。虽说一时半会儿,这个可能还不至于是那么特别不满,但所谓是绳锯木断,水滴石穿,什么事儿都怕长了,这个道理马超可是真都明白啊。
 
    如果说时日久了,那么自己一直都不用他廖化的话,说不定哪一日他就可能直接就投敌了,这个可以说并不是不可能的事儿。
 
   
 
    因此,马超可能是不用他吗,显然是不会。所以这次守御西陵的任务,就交给了他。
 
    对于西陵,要说马超重视的程度,还不如之前的云杜和安陆呢。所以连那两个县,马超说不要就不要了,如今这么一个西陵,他还能如何去重视?
 
    所以,让廖化来守西陵,可以说马超认为是再合适不过了。而廖化其人呢,说实话。知道自己主公让自己单独去守城,他心里也是激动地不行。之前虽说也是守过城,不过那不是和人家臧霸一起的吗,而且还是人家说的算。
 
    不过这次却是不一样儿了。这可是自己说的算啊。就自己一人啊,所以这也说明。自己主公开始真正用自己了,这不就是个好现象,好兆头吗。至少在廖化看来,就是如此。至于说西陵城是不是被自己主公所重视什么的,这个他根本就没有想过。对廖化来说,只要自己主公能用自己,那么就比什么都强,不是吗。
 
   
 
    同样儿,他也早就收到自己主公的亲笔书信了,内容和高沛、邓贤两人。还有糜芳的,都没有什么区别,虽说不至于是一模一样,但也确实是基本相同。没有什么出入就是了。
 
    所以哪怕此时在城头的廖化,看到了城外敌军大营,是黑压压一片,都是连营。可说实话,他是有些害怕不假,但是心里依旧是有底儿。不过这个底儿可不是能抵挡得住人家兖州军和孙刘联军的大举进攻,而是说,他知道,自己几乎是不会有什么危险的,自己主公亲笔信在自己手呢,说得清楚,事不可为,实在守不住了,就赶紧撤退回蕲春,这个是一点儿没错啊。
 
    至于其他的,自己主公说得也明白,是什么都不用管了,只要带兵撤退,平安归来就好。所以自己主公都如此说了,那么自己这儿还有什么的呢。并且廖化心里也都清楚,不管是之前的云杜城守将高沛和邓贤,还是说距离自己这边儿更近的安陆城守将糜芳糜子方,可都是弃城而走。
 
   
 
    反正这个说好听了,这可以说叫战术性撤退,保住了己方的士卒,留到以后再和敌军决一死战。但是说不听的,实际就是打不过人家,就快守不住城池,然后就逃跑了,不就是这么回事儿吗。
 
    高沛、邓贤还有糜芳所作之事,可以说是没有多少人笑话他们。毕竟谁都知道,就算是自己面对那样儿的情况,基本上都要如此,甚至可能还不一定比人家强呢。当然了,好的也不过就是多坚持些时日罢了。真正像霍峻、郝昭那样儿的守城大将,整个天下才有几个人啊?
 
    对此,廖化当然也不会笑话他们,而且他自己也清楚,自己可能还不如人家的。不过说实话,面对强敌,肯定也是有利有弊,好处就是己方一般都是遇强则强,可是人马相差悬殊,廖化当然不会天真地认为能守得住,能抵挡得住人家,这个根本就不可能。
 
    所以自己主公所说的那个,当然就是要去好好实施了,挡不住人家了,就怕吧,没说的。
 
   
 
    但是即便如此,他和高沛、邓贤,还有糜芳的想法都一样儿,那就是,能多坚守一些时日,那么当然是要多坚持才好。不过说实话,真要是事不可为的时候,那就得当机立断,和自己主公所说一样儿,是赶紧跑啊,那才是上策。
 
    和对方死拼,说实话,那不过就是逞匹夫之勇罢了,自己主公总是和众人说,凡事都要多动脑子,多冷静冷静才好。至于说头脑冲动的情况下,基本上对自己来说,是没有什么好处的就是了。反而你冷静的时候,才能做出最为精准的判断,做出来最好的打算来。
 
    而对于自己主公所说这些,可以说廖化是深信不疑,或者说他也确确实实觉得是特别有道理。本来就是这样儿吗,要不是什么情况呢。
 
    如今面对着近二十万大军,廖化虽说是有些害怕不假,可却依旧是不失冷静,至少他还没有冲动,当然了,等真正到守城的时候,那就不一定是什么样儿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不过看他如此状态,一般来说,还真是,估计是很难影响到他太多了。至少有了自己主公的亲笔书信在手,他是有了不少底儿,这个也是没错的。
 
    看了一会儿城外敌军大营的布置后,廖化就下了城头,不过之前也是叮嘱了士卒几句。
 
    对于这个时候,主将在不在城头,确实是意义不大。毕竟这才是刚刚开始,敌军也才是刚刚来,所以别说他们不可能来攻城,就算真来攻城,那可以说是廖化一点儿都不惧他们什么,反而他还会高兴,开心,因为这个正是他想要的。
 
    可不是吗,敌军是远道而来,而己方那可是以逸待劳啊。是啊,几乎是没有人刚来然后扎完营就去攻城的,说实话,至少廖化是没有碰见过,也没与听说过有这样儿的事儿。当然他

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,请随意打赏。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!

标签云